火腿文章

 

“和平号”老宇航员送别老朋友

作者:杨教

 


这是和平号空间站的预定坠落路线

和平号宇航员阿弗迪耶夫说:“和平号是我第二个家,但生命终归是生命,总有结束的那一天,我是一个现实主义者。”

  据俄方透露,如果一切按计划进行的话,“和平”号将于3月10日到15日之间的某个适当时间溅落在澳大利亚以东约5000公里的南太平洋,整个过程约持续一个小时。虽然“和平”号在坠毁之前将散落成几部分,但最大的一部分也有700公斤重,和一部小轿车一般大小,如果失控,落入澳大利亚,有可能造成意外事故,虽然这一概率只有1/5000。

  “和平”号2/3的部件在大气外层就烧毁了,真正坠入太平洋的只有46吨“余烬”。不少冒险爱好者包租了一架大型客机,届时将在溅落点上空约10000米以上的地方盘旋,一睹“和平”号绝唱。客机上的一些人将用香槟和烟花纪念这一时刻,当然,也会有一些人品着烈性伏特加,黯然伤神,但是,目睹“和平”号坠落太平洋,只有一个人有资格放声大哭,他就是俄罗斯王牌宇航员塞尔金.阿弗迪耶夫,因为他在“和平”号上度过的时光远远超过其他宇航员,“和平”号是他的真正意义上的“第二个家”。

  -亲赴现场永别“和平”号

  “和平”号在太空漫游了整整15年,而阿弗迪耶夫因为具有他人所难以匹敌的控制心理和身体压力的能力,所以,他成了登上“和平”号的宇航员的第一人选。迄今为止,阿弗迪耶夫是在太空生活时间最长的人,他曾创造了在“和平”号上连续生活748天的惊人纪录,陪伴以每秒钟8公里的平均速度飞行的“和平”号绕着地球转了11968圈!

  阿弗迪耶夫是一名核物理学家,但任何人也不会从他嘴里套出诸如“对轨道发射进行准确计算几乎是不可能的事这样的话,虽然这是事实。然而,任何人都可以对他的壮举进行基本的数学运算:他在太空连续飞行了5亿多公里,相当于在地球和火星之间飞了4.5个来回!!

  身材细长、说起话来面带微笑的阿弗迪耶夫承受寂寞的能力竟然遭到西方人的嘲笑,有关他的笑话不胜枚举。然而一个铁的事实是,俄罗斯为之骄傲的“和平”号的寿命不仅大大超过了俄罗斯自己的预期,而且让美国人望尘莫及。更重要的一点是,“和平”号证明了人类进行跨星球旅行的能力,而阿弗迪耶夫自己就是最好的证明。这也是自负的美国人主动要求与俄罗斯等国合建国际空间站的原因之一。

  在“和平”号的生命行将结束之时,阿弗迪耶夫肯定要送“老朋友”最后一程。所以,他首先来到塔希提,再从那里飞往“和平”号预定在太平洋的溅落地点附近。他认为,“和平”号生命的终结已经超出了“快乐”或“悲伤”的范畴,它不仅是整个“和平”号生命的终结,也是“和平”从太空中静静地目睹最近十几年俄罗斯剧变的终结。

  -从核物理学家到功勋宇航员

  阿弗迪耶夫第一次产生当一名宇航员的念头时,他的脑海里出现的人物是代表人类首次进入太空的苏联宇航员加加林。那是1985年,阿弗迪耶夫是莫斯科太空科学中心的一名年轻的工程师,正在帮助建造轨道型伽玛射线望远镜。

  当时正是戈尔巴乔夫执政时期,美国还在做着与苏联进行新一轮太空武器竞赛的梦想。苏联设在哈萨克斯坦的极具传奇色彩的卫星发射基地拜科努尔还对外保密。阿弗迪耶夫有幸得到了一个一举成名的机会,他首先通过了长达两年的医学测试,接着进行了为期两年的训练。

  与此同时,苏联宇航部门已经开始为“和平”号升空做准备。“和平”号的中央组件于1986年2月26日午夜稍后发射升空,航天部门的官员随后宣布,中央组件共有6个对接口,但对这些对接口的大小和用途一概守口如瓶。

  后来,另外6个模块与“和平”号成功对接,使其规模如同莫斯科一套宽敞的公寓。然而,随着“和平”号越来越壮观,华约组织却突然分崩离析,向世界充分展示苏联航天技术的“和平”号的命运首次摆到了俄罗斯新领导人面前。

  阿弗迪耶夫首次赴“和平”号执行任务前又特别进行了一年半的训练,通过模拟器,阿弗迪耶夫熟悉了“和平”号的所有部件,学会了各种操作和应急措施,但对在空间站上如何生活,并没有做多少准备,比如“和平”号里的气味。

  初次进入“和平”号的宇航员对里面的气味都不习惯。即使在最好的时候,“和平”号上的垃圾处理器也要两年才更换一次,所以空间站里面飘着一些“不三不四的东西是常有的事。在这样的条件下,惟一能够给自己些许安慰的大概只有贴在钛壁上的家人照片。“和平”号上无隐私,保持肌肉的活力只靠一部脚踏车和一个拉力器。对阿弗迪耶夫这样的飞行工程师来说,保持“和平”号各系统的正常运转是一份全职工作。

  -他虚弱得连火柴盒都扔不出去

  俄罗斯的太空计划于1994年跌入低谷,因为俄没有能够与哈萨克斯坦就租用拜科努尔发射基地达成协议,俄罗斯的太空发射任务下降到只有前苏联时代的1/4,但“和平”号仍在正常运行。1995年,阿弗迪耶夫重返“和平”号,执行了为期6个月的定额任务。

  1997年,“和平”号与一次特大灾难擦肩而过,阿弗迪耶夫刚好不在“和平”号上。当时,“进步”号补给飞船在人工对接时撞到了“和平”号上。事后分析认为,执行这次任务的英国宇航员迈克.福尔可能在事故发生前几秒碰到了空间站队长、俄罗斯宇航员维克多.阿法纳塞夫的操纵杆。可以预料,如果当时“和平”号上有像阿弗迪耶夫这么有经验的宇航员,这样的事件完全可以避免。

  然而,阿弗迪耶夫凭借自己的丰富经验,使“和平”号继续正常运转,使1997年和1998年发生的那些灾难成为记忆。当时的俄罗斯总理普里马科夫因此下令,再让“和平”号在太空飞行3年时间。

  可是,俄罗斯的经济迟迟走不出低谷,支持“和平”号正常运转的资金严重短缺。为了节省资金,“和平”号的任务控制部门要求阿弗迪耶夫再在“和平”号上呆6个月。他只得从命。1999年8月,阿弗迪耶夫终于返回地球,据说他当时已经虚弱得连个火柴盒都扔不出去了。

  -永远的“和平”号

  阿弗迪耶夫花了整整1年时间恢复体力。此时,美国宇航局局长丹.古尔丁飞到拜科努尔观看俄罗斯为国际空间站(ISS)进行的首次发射。发射成功后,古尔丁在接受媒体采访时曾激动地表示:“如果国际空间站建成后,我们就可以飞往火星了。”

  无论如何,“和平”号确实是一个航天奇迹。没有宇航员认为在“和平”号上生活很舒服,而且它的设计也不是特别先进,但它的寿命是美国太空实验室的2倍,是“和平”号设计者预想寿命的3倍!迄今为止,“和平”号仍是人类到太空访问最多的地方,前前后后共有100多位宇航员登上过“和平”号,在上面共进行了20000多项科学实验。多国合作的国际空间站要取得如此显赫的成绩,至少还需要几年时间。

 
 
我们的世界--火腿文章

 

高国强/BD4OS

Mike Gao/BD4OS (WeiHai)    .-.
Tel:631-5806721,5227228   /   \
Fax:631-5805837          /     \
Icq Uin:4224945         /       \       .-.       .-.       .-
Http://www.chinaham.com          \     /   \     /   \     /
E-mail: bd4os@chinaham.com        \   /     \   /     \   /
Radio-mail: bd4os@vk6tn.#wa.aus.oc `-'       `-'       `-'


All Right Reserved ©,